司征&赤-忙得感觉要瞎

佐藤流司/齐藤壮马/苍井翔太/赤司征十郎/鹤丸国永/逢坂壮五/主推这些,CP不坚定,有写文冲动的时候会写,填坑可能不那么勤,总之尽量不坑,而且平时沉迷学习,可能不会有什么回应,嗯,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鹂鸣 24(ALL男审,暗堕本丸,慎入)

有微妙的OOXX描写……慎入慎入慎入!

第二十四章

 

(药研藤四郎的回忆)

 

-哟,大将,我啊,是药研藤四郎,还请多多关照我和各位兄弟。

 

药研在被显现前无数次想象过大将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从小在战场长大,药研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感到热血沸腾。

 

药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慵懒的坐在地上的男子,身着一身华贵的紫色和服,长长的黑发在榻榻米上洒落一片,眼角一抹深蓝色却有些不伦不类,男子撑着下巴同样打量着药研,房内无言,此时突然药研身后的门被打开,走进一个带着眼罩的高大帅气的男子。

 

-主公大人,远征第二部队回来了……等,主公大人你干什么……

 

原本还坐在地上的男子一下子跑到门口一把抱住烛台切的胳膊。

 

-咪酱,今天我新画了眼妆哦,选了和咪酱头发一样的颜色哦,怎么样,好看吗?

-等等,主公大人,药研还在呐!

-啊,那药研你先去找鲶尾和骨喰吧,现在一期一振还没来,就找他们两个带你好了,之后有事了再叫你。

-哦……

 

药研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黏在烛台切身上的男子,刚刚慵懒魅惑的气质一下消失不见,男子现在看着烛台切的眼中满是热切。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药研这么想着。

 

然后药研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了。

 

药研完全被审神者放置了,出阵名单上没有他,远征名单上没有他,内番名单上没有他,药研再也没有去过审神者住的主屋,每天只能在粟口田的院子里坐着,等待远行的弟弟们回来。

 

本丸的出阵十分频繁,可能是因为敌方太过强大,所以兄弟们经常带伤回来,有时甚至达到了重伤,但是审神者却并不对受伤这件事非常上心,药研看着中伤却无人治疗,在床上痛的缩成一团,却倔强的不发出声音的五虎退,非常心疼。一边的五只小老虎也蔫蔫的趴在一旁,不做声响。

 

药研不喜欢治疗,不喜欢手入室,不喜欢研药,藤四郎吉光的短刀,锋利拔群却不会让主人切腹自尽,这是粟口田短刀最为人熟知的特性,所以成为了许多贵族的爱物,作为护身的短刀,也曾经数次经历过感受主人死在自己面前的事。

 

自那之后,药研就最讨厌治疗,因为这回让他感受到生命,会让他想起那些死在他面前的主人。生命如此脆弱,脆弱到他一点都不想再次想起。

 

药研决定去主屋找审神者,短刀的隐蔽一向很高,然后药研听到了他最不该听到的话。

 

-主公大人,你与其还有空做这种事,不如早点去手入室……主公大人,你,等等,一下子那么紧的话……

-啊……哈,咪酱,居然还有时间,想别的,一定是我,还不够努力……啊,又变大了,我里面那么舒服吗,我有让咪酱舒服吗?咪酱,你说啊……啊!

 

一身尖叫之后,房内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药研非常苦恼要不要进去,感觉现在进去有点不太好。

 

-主公大人,我去准备热水。

-不要,咪酱留下来陪我嘛~

-主公大人,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五虎退中伤,伽罗酱轻伤,都需要手入,所以……

-咪酱好啰嗦!现在我想休息,刚刚剧烈运动了,动不了!

-主公大人……

-更何况……

-嗯?主公大人?

-不是有个叫药研的吗?

-药研吗?但是药研并不会手入啊?

-啊?他不是叫药研吗?

-叫药研也不代表他会研药啊。

-啊,真没用。

 

药研一下瞪大了眼,诶,大将刚刚说了什么?

 

-主公大人,这么说很失礼哦,对了,主公大人从来不派药研出阵是为什么呢?现在正是攻略池田屋的重要时期,短刀是非常重要的战力啊。

-啊,他练度太低了,每次排都要翻到最后好麻烦的。还有就是……

-嗯?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理由吗?那我就不问了。

-我怎么会对咪酱有所隐瞒呢!其实……之前粟口田碎刀数太多了,现在感觉那些练度高的粟口田的感觉不对,特地留一振下来牵制一下而已。毕竟他们都是重要的棋子啊。像现在,就算我拖着不去手入,他们感觉很痛苦,但是有练度低的兄弟需要保护,他们就会老老实实的趴在手入室等着。

-主公大人!你这样……

-怎么了?想说我太过分了?毕竟我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关心那些我不在意的东西,现在我只想要咪酱而已。

-但是这样来说对药研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了……

-哈,只要他不知道不就好了,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有契约在这里谁都不会对我有威胁。棋子只要尽好棋子的本分就好,本来还想着叫药研说不定可以帮我手入一下什么的,但是没想到只是个吃白饭的。

-主公大人,你别说了,我去准备热水,主公大人还想休息就先休息吧,我先走了。

-诶,咪酱怎么就要走了,丢下我一个人什么的,用完人家就走太无情了!

-别用这么恶心的方法说法,一点都不帅气,还有说无情谁都比不上主公大人啊。

 

烛台切拉开门离开,并没有看到站在另一边阴影处的药研。

 

是吗?原来我在这个本丸的作用是这样的。正因为我在,所以弟弟们受了伤却不能及时治疗,正因为我在,束缚着了弟弟们的步伐,正因为我在,所以粟口田才会被这么欺负。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如果我不在的话……

 

药研摘下眼镜,捂住脸。付丧神从物成人,慢慢也习得了人的习性。

 

药研沉默的回到手入室,五虎退已经睡着了,虽然身处睡梦中,但还是因为伤口的疼痛皱着眉。药研帮五虎退拉好被子,然后将目光放在了手入室角落的书里。轻轻的拿起一本书快速翻阅着。

 

不敢死,怕死,但是却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既然没有理由,那就自己去创造出来。如果展现出了自己的价值,那么那个人也会看到自己,只要变得强大,不再是弟弟们的绊脚石了,那么,这会成为他活下去的理由吗?

 

药研不知道,但是他也只有这么做下去。

 

(药研藤四郎的回忆,暂完tbc)

 

药研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手入室的天花板,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反而有些没有反映过来。

 

-你……醒了。好久,不见了。药研……藤四郎。

 

药研转头,一下瞪大了眼。

 

-你是,压切长谷部。你怎么会在这里?

-主公,大人。把我放……出来了。

-主公大人?我这是……

-你,重伤。了,主公……大人,帮你。手入了。

-你是说鹂吗?我确实感受到了鹂的灵力。鹂的灵力原来是治愈吗?那个孩子也是长大了啊。

-主公,大人。能做到,是。当然的。

-你能别这么说话吗?讲的又慢有难受。难道是因为关久了?

-别说,我的……事了。你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

-诶?

 

药研一愣,突然感觉浑身冰冷,一抹额头,全是冷汗。

 

-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

前任审神者上线。药研主场上线。鹤球依旧下线中,茶球依旧不来……

洒一波刀子,之后估计还是一波刀子,主要因为不太会写甜的。还有,什么程度算糖?不是很懂……

药研之后应该还有一波回忆,明天应该还是药研主场,maybe……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