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征&赤-忙得感觉要瞎

佐藤流司/齐藤壮马/苍井翔太/赤司征十郎/鹤丸国永/逢坂壮五/主推这些,CP不坚定,有写文冲动的时候会写,填坑可能不那么勤,总之尽量不坑,而且平时沉迷学习,可能不会有什么回应,嗯,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鹂鸣 39(暗堕本丸,慎入)

第三十九章

【过渡章】


不能听!

 

-主公大人!为什么不出来?不是说好了一定会回来的吗?是长谷部哪里做错了吗?还请主公大人告诉我!主公大人!

 

不能听!

 

-鹂酱快出来玩吧!今天是满月哦!烛台切大人特地做了大餐哦,晚了就没有了哦!鹂酱,快出来吧!

 

不能听!

 

-鹂,总是不出来啊,本丸一下冷清了很多,吾一下还真是不习惯啊。

 

不能听!

 

-鹂,上次的伤怎么样了,看起来很严重要不要我来帮你手入一下吗?

 

不能听!

 

-鹂,上次是我的错,可以给我一个当面道歉的机会吗?……求你。

 

不能听!不能听!他们只是想要利用我而已,而且……好可怕!

 

暮看着鹂躲在墙角,捂住耳朵缩成一团。自从那些付丧神意识到鹂很久没有出去之后,非常频繁的上来,在门口呼唤,刚开始只是几个和鹂关系好的,后来本丸中拥有决策权的两振也来了之后,基本所有的刀剑都开始频繁的上楼,让人不得安生。

 

但是一定不能受他们蛊惑了!出去了又要回到之前的样子了!

 

暮放下手中已经完全看不进去的书,从窗口看向阴郁的天空,是他的错觉吗?最近整个本丸的空气越发的浑浊了,整片的乌云遮住了原本碧蓝的天空,就算暮驱动灵力想要强制变换天气也不行。

 

暮拿起控制整个本丸的终端,仔细的查看了每振刀剑的情况。

 

最近出阵的次数越来越少,基本只到日课刚好完成的程度,远征也只去最快的远征,整个的本丸的消耗完全就是靠之前的积累,但是现在看看资源的剩余也已经不多,差不多快要到不得不增加出阵来收集才能生活的地步了。

 

但是最近依旧是每隔十几分钟就会上来,这些付丧神到底在想什么?到底在谋划什么?

 

虽然如此,但是只要鹂不离开这里,那他就是绝对安全的!

 

就这么过了几周之后,暮可以明显感到付丧神上来的次数慢慢变少了,鹂也慢慢放下心来,但是耐不住无聊,暮只得给了鹂几本书打发时间。

 

之前鹂还是活泼好动的性子,现在却开始静下心来,看着纸张靠在窗前坐上一整天。看着这样的鹂,暮也有些心疼了。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到五年后的卸任。但是。

 

从走廊传来慌张的跑动声,

 

-喂,鹂,你快去看看吧,鹤丸他重伤快不行了!

 

是清光,鹂听到消息一下子站了起来,刚踏出一步就僵在原地。

 

-不,不是有,药研大人吗?

-药研他也中伤了,现在的状态完全不能手入啊,现在本丸会手入的只有你了,你不去的话鹤丸他就要碎刀了!

-不……不行,我……

-你在犹豫什么!再晚就来不及了!

 

暮伸手拿起一边的终端,上面确实显示出阵的第二部队在墨俣遇到了检非违使,而鹤丸确实显示重伤1血状态。

 

鹂看着紧闭的门,门外的世界让他有些害怕,但是!现在需要他的是鹤丸国永,他的哥哥,平时他们一起打闹,一起搞事,一直关系很好,一直……

 

-确实,我们接近鹂的目的就是利用他的能力而已,而且这么多年也没有违背我们最初的预测……

 

昨天听到的那句话依旧在耳边回荡。

 

鹂在原地僵了一会,最终还是迈着有些犹疑的步子准备离开房间。

 

-还是选择去吗?

 

暮看着鹂慢慢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虽然感到害怕却依旧不能做到放任不管,暮自认为自己做不到,但是自己的孩子却比自己要勇敢,也比自己更容易受伤。

 

鹂小心的拉开门,刚刚把门关好突然感到后颈一痛,在失去意识前就看到了清光泛着血色的眼。

 

清光接住鹂倒下的身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终于把他弄出来了,果然你的建议是最有效的啊,三日月。

 

从阴影处走出一个身影,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再次被血色浸染。

 

-哈哈哈,过奖,还要靠加州精湛的演技说服了他,鹤出事他一定不会不管,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

-就和吾上次说的一样。

 

清光脑中再次浮现出了上次三日月说的话:

 

-人是可以被驯养的,只要被驯服,那么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都再不能离开了。

 

驯养……吗?这种话完全不能想象居然是三日月说的,但是就算是做出这样的事,清光也不能放弃。安定的暗堕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而本丸里唯一有能力救他的就是鹂,就算是觉得这个小孩有点可怜,但是又有谁来同情他们?

 

被玩弄,被欺骗,被伤害,好不容易熬过了前任审神者的任期,熬到他卸任离开。现在他们不想再次面对那样的情形了,这一次他们要为自己和从前的伙伴活下去!人类太过善变,他们放弃了依靠人类,也可以勉强自给自足的活下去,但是唯一他们控制不了的变数就是暗堕。

 

想起安定最近痛苦的样子,清光眼神愈发坚定。只要把这个小孩留下来就什么都不怕了,为此不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在所不惜!

 

鹂再次醒来身处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这里非常的熟悉,上次就在这个房间里,一期一振把他压在地上,让他痛不欲生。现在,他再次回到了这个房间。

 

鹂慢慢爬起身,随着他的动作,整个房间中回荡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鹂迷茫的低头,看清现在的情形之后,绝望的躺回床上。四肢被戴上锁链,锁链的终端被固定在墙中,脖子上待着项圈,简直就像被豢养的笼中鸟一般的姿态。

 

只是因为刚刚动了几下,浑身上下的锁链都变重了几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我又写了个啥?依旧过渡章。

大家好像都不讨厌暮和哥哥的CP,但是近期应该没有相关番外的更新。

等我正文差不多告一段落再同一开番外的吧。

茶球!茶球!茶球!茶球!

评论(2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