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征&赤-忙得感觉要瞎

佐藤流司/齐藤壮马/苍井翔太/赤司征十郎/鹤丸国永/逢坂壮五/主推这些,CP不坚定,有写文冲动的时候会写,填坑可能不那么勤,总之尽量不坑,而且平时沉迷学习,可能不会有什么回应,嗯,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鹂鸣 10(ALL男审,暗堕本丸,慎入)

第十章

 

此时鹂再次来到了非常熟悉的地方,这个本丸最显眼的地方——万叶樱下。这是鹂第一次遇见鹤丸的地方。鹂茫然的看着鹤丸跳上树,然后向自己伸出手。

 

-鹤丸大人,我们这是上树吗?

-对啊,这颗树树顶很高,在上面可以看到很不错的风景那。

-但是……我上不去啊。

-啊,对哦。

 

鹤丸一下跳下来,一把将鹂背到背后。

 

-抓紧了啊小鬼,掉下去了我可不管。

-嗯,鹂一定会好好抓紧鹤丸大人的!

 

鹤丸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一步步平稳的攀爬,不似刚开始那么猛冲了。

 

而鹂则是双手紧紧抱着鹤丸细长的脖子,有些好奇的看着越来越高的风景。在经历了大片的树叶之后,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开阔了起来。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树顶,鹤丸将鹂放下,两人一起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

 

鹂兴奋的看着全新的景色,站在地面上完全没有感觉,一旦离开地面仿佛看到了全新的世界。鹤丸看着鹂兴奋的眼神,露出一抹微笑。

 

-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地方!

-这就好。

-鹤丸大人也喜欢这里吗?

-啊,是啊,这里是这个本丸里我最喜欢的地方了吧,越是来到高处,空气就越是干净,不洁的东西要上来很困难。

-不洁的东西?啊!就是说这里还可以起到净化的作用吗?鹤丸大人还可以祛除灾祸吗?

-额,这我倒不会,但是这个本丸里的另外两振倒是可以做到。

-欸,好厉害!

-但是现在他们可能已经做不到了吧,毕竟经历了那样的事……

-那样的事?

 

鹤丸沉默,鹂敏感的感觉可能问了不好的问题也沉默下来。

 

终于从过去的情绪中抽出,鹤丸在树枝上躺下,看着天空中漂浮的云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呐,小鬼,你之后想怎么样?

-嗯?什么怎么样?

-你之后可能要在这里生活十几年,你要如何度过?

-嗯……鹂想快点长大!

-长大?长大又怎么样?

-现在的鹂还没有能力,但是如果鹂长大了,鹂就要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看各种各样的人和各种各样的事!鹂最喜欢自由了!

-哦!这个主意不错,如果到了那一天我也要去!

-真的吗!鹤丸大人要和鹂一起吗!

-嘛,鸟的本性就是飞翔,如果被圈在一个地方就会慢慢忘记了啊,那种自由的感觉。

-嗯……虽然不是很懂,但是……

 

鹂回头看着鹤丸,淡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对着同样一身纯白的付丧神露一个带着万分期待的笑容。

 

“鹂和鹤丸大人可以做朋友吗?如果是朋友的话就可以一起玩了!”

 

鹤丸看着眼前的孩子,然后同样露出了一个笑容。

 

“当然。”

 

鹂的金色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那就是说鹂之后还可以找鹤丸大人一起玩吗?

-当然。

-太好了!

 

鹂一下扑到躺在树枝上的鹤丸的身上,鹤丸被吓了一条,他可完全没有忘记他们现在可是距离地面几十米高度。

 

-喂,小鬼,你当心点啊!

-嘿嘿,鹂只是太高兴了,鹤丸大人是鹂的第一个朋友!

-第一个朋友?向你这样的小鬼难道不应该又很多朋友吗?

-鹂刚刚显现不久,而且之前一直和父亲在阁楼上打游戏,所以鹂还没有交到朋友。

-游戏?喂喂,小孩子不能玩游戏哦!对眼睛不好,而且一直呆在房间里的话,会……

 

被囚禁。

 

鹤丸突然感觉脚踝处因为常年带着沉重的脚铐而留下的伤痕隐隐作痛,眼中的血色瞬间加深,但是很快被稀释。鹤丸摇摇头再次开口。

 

-所以一定不能多玩知道吗,小鬼。

-嗯……但是鹂已经决定一定要把游戏通关了的……

-那我帮你通!

 

鹤丸非常积极的提议道,鹤丸表示自己完全没有私心!

 

-欸!真的吗!鹂正好打不过去!鹤丸大人这么厉害一定可以帮鹂过的!

-哈哈哈,打游戏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直到远处的阳光渐渐西陲,鹂闭上双眼感受着微风拂面的惬意,鹤丸也伸了个懒腰,闭上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树下传来一声呼喊声:“鹂酱!”

 

鹂睁开原本紧闭的双眼,因为环境太舒服,鹂差点睡着了,而另一边已经躺下开始浅眠的鹤丸也睁开了双眼,已经不复血红而是一片灿烂的金。

 

鹂往树下探头望去就看到一期一振在树下温柔的看着他,而看到鹂身边的鹤丸则露出了一个有点黑的微笑。鹤丸感到背后一凉,一翻身侧过身去,表示自己完全不想下去。

 

鹂看着鹤丸好像还没有想要下去的意思,就自己慢慢的摸下去,看鹤丸大人爬树那么轻松,那鹂也一定可以做到的……并没有!

 

鹂在稳稳地踩下一步之后,完美的下一步踩空一下子掉了下去。

 

树下的一期一振和装作闭目养神的鹤丸一下子倒吸一口冷气,一期一振瞬间超机动发挥,一把接住了鹂。就在一期一振还在为刚刚的事情后怕的时候,鹂一下子跳了起来,眼中满是兴奋。

 

-鹂还要再来一次!好好玩!

-不可以!

 

一期一振满脸的严肃,鹤丸也三两下从树上跳下来,用修长的手指弹了一下鹂的额头,留下一个红红的痕迹。

 

-你这个小鬼要吓死我们啊!突然跳下来很危险的啊!

 

如果这个小鬼出事了,他一定会被整个本丸的人骂的!一期一振看着眼前两个非常相像的一大一小,然后果断拉起那只大的。

 

-鹤丸大人,你知道对方还是个小孩子吗,怎么可以带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如果我机动低一点没接到怎么办,你也知道现在本丸里有很多孩子,如果大家都模仿这种行为怎么办,如果没有可靠的大人在旁边看着非常容易出事,你怎么可以……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别说了,我反省……反省……

-鹤丸大人你这完全不是在反省的态度!

-我真的在反省啊,看我真挚的眼神!

-额……鹤丸大人,你的眼睛。

-……我知道。

 

鹂看着原本差点吵起来的两个人突然陷入安静,迷惑的眨了眨双眼,看着远处正在缓缓下落的夕阳,突然意识到他出来已经很久了,而且还没有和暮说过自己出来玩了。

 

-啊!鹤丸大人,一期尼,鹂要回去了,再不回去父亲要担心了!啊,鹤丸大人,鹂明天还会再找你玩的,带着游戏机一起!

 

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看着孩子风风火火跑远的背影。

 

-鹤丸大人,现在大家应该都在三条院里议事,我们也快去吧。

-啊,今天晚上估计就会出结果了,我们之后要怎么办……但是,估计结果就是那样吧。

-嗯,我也是一样的意见。

-那个小孩的能力真是吓到我了。

-我也是……

 -----------------------------

累到炸裂,我需要休息T^T我需要睡眠T^T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