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征&赤-忙得感觉要瞎

佐藤流司/齐藤壮马/苍井翔太/赤司征十郎/鹤丸国永/逢坂壮五/主推这些,CP不坚定,有写文冲动的时候会写,填坑可能不那么勤,总之尽量不坑,而且平时沉迷学习,可能不会有什么回应,嗯,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鹂鸣 51(ALL男审,暗堕本丸,慎入)

鹂鸣 51(ALL男审,暗堕本丸,慎入)

 

鹂有些新奇的看着从未见过的场景,并应该说是只在梦里见过的场景,沿着布满青苔的石阶慢慢朝后山深处走去。清光也跟在鹂的身后,手时刻打在本体上细致的侦察着周围。

 

鹂本来只是想一个人来,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敌过清光的坚定,两人一起朝未知的神社走去。

 

后山深处非常安静,静的非同寻常,甚至鸟叫虫鸣都没有,在走过梦中的道路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神社面前。和梦境中一样的破旧,但是梦中的两尊石灯笼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掉在地上的一振胁差。

 

鹂刚想跑上去查看情况就被清光拉住了,“主公大人怎么可以做这么危险的事!如果你有什么事了我们怎么办!”

 

“诶?但是,那不是青江大人吗?”鹂有些迷茫的问。

 

“拜托你先感受一下这里的气息好吗!虽然不想承认,青江他,他暗堕了……”

 

鹂猛地回头看向地上的胁差,原本锋利的刀刃上缠上了几圈骨刺,刀柄处更是已经完全变成了扭曲的骨刺。

 

“怎么会?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去净化一下!”

 

鹂快步跑到胁差边输入灵力,刀刃上的骨刺一下瑟缩了一下,瞬间缩小了一圈,却没有完全消失。而地上的胁差也慢慢变回了人形。青江一头青色的长发铺散在地上,额头上明显的出现了一根明显的骨刺。

 

鹂抚上那根骨刺,却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反而吵醒了原本昏迷的青江。青江一睁开眼,马上坐起身,看到鹂之后焦急的问:“石切丸呐?那个白痴不会又要牺牲自己了吧!”

 

鹂手臂被捏的有些疼,但还是回答道:“石切丸大人应该进了神社。”

 

“那个白痴不要命了吗!”青江震惊的起身,酿跄一下就准备回身冲进神社:“那里可以整个本丸最危险的地方!”

 

鹂拉住青江,青江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刚刚才使用灵力从重度暗堕恢复刀中度,再刺激下去就会暗堕恶化了。

 

“青江大人你冷静,你现在已经在暗堕很严重了,你在这里等着,我代替你进去吧,好吗?”

 

鹂拉着青江的胳膊不停的散发灵力,却发现根本无法被青江吸收,暗堕的状态完全无法减轻。

 

“怎么可以让主公大人自己进去,还是我进去吧,我是实战刀而且也满练度了,如果发生了什么我也好对应!”一直在一旁的清光上前。

 

“加州清光!你不要和我说你忘了这里!这里可是刀剑的坟场,你会暗堕的!”青江听到清光的话,焦急的说。

 

“诶?刀剑的坟场?”清光一下愣在原地。

 

“哦,我都忘了,你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毕竟你是最后一把显现在本丸的加州清光。”

 

青江一下扶住额头,坐到地上。暗堕的感觉他不是第一次体验了,而这次的暗堕明显和其他的暗堕不同,黑暗的气息非常冰冷,不停的侵蚀着这个人身,这种体验让青江非常痛苦也非常烦躁。而他尚且只是在神社的门口,不难想象深入到神社里的石切丸现在的样子。

 

“你们应该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毕竟换了审神者之后就再没有碎裂的刀剑了,而在以前,审神者还是紫君的时候,所有碎裂的刀剑,不管是在战场上战死的,还是刀解的,或者是……被同伴折断的。所有的碎片都会收集起来,放到这个神社里。”

 

“原本建立这个神社的目的是为了净化碎裂的刀剑身上所带的黑暗气息,这件事一直都是石切丸负责的,他对这里也最为熟悉。直到有一天石切丸他暗堕了,就永远的失去了净化的力量,这里的黑暗气息越来越严重,也就再也没有人过来了。我也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没想到这里已经变成了这样了。”

 

“这样?”鹂有些迷茫,对鹂来说这个神社不过是个很大的建筑物而已,完全感觉不出什么奇怪的气息。

 

“对你这样的净化型来说这里可能没什么,但是像我们这样经历过暗堕的刀剑,这里就是最后吞噬我们的地狱。”青江一双血色的眼直直的看着鹂,“这里的黑暗气息说这是暗堕,不如说是一种诅咒,来自这里的无数亡灵的诅咒。”

 

“这里埋葬过无数的刀剑,短刀,打刀,胁差,甚至是太刀。其中有我,也有加州清光,甚至可能有很多很多的我们的同体,你觉得里面又有多少不是死于非命?”

 

鹂看着神社的大门,对清光说:“加州大人你还是先把青江大人带回去吧,我是净化灵力应该没问题,我一个人进去,一定会想办法把石切丸大人带出来的!”

 

清光刚想回应就被青江拉住:“鹂说的没错,你也是经历过暗堕的,你一起跟着进去不过是给鹂增加一个敌人而已。”

 

“我……我知道了,我会在这里等待主公大人出来,我会一直一直等的……所以,请你一定要小心,平安回来!”

 

清光上前紧紧抱住鹂,他不能帮上鹂的忙,至少不能成为鹂的负担。对刀剑来说,守护主人是本能,但现在明明主人面对危险他却只能在门口等着,这钟无可奈何感让清光非常痛苦。

 

鹂抬手安抚性的拍了拍清光的后背,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迈步向前。

 

在鹂跨进鸟居的一瞬间,大量的暗堕气息被激活,清光感觉到了非常强大的力量在不停的拉扯着自己,清光不得不带着青江远离这一片可怕的地方,终于到了不被影响的地方,清光一回头,神社的入口已经完全没有了鹂的身影。

 

鹂打开神社的正门之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木制的地板上凌乱的堆着不同大小的金属块和废弃的刀鞘。光是他可以认出来的就有很多很多,乱藤四郎,前田藤四郎,今剑,加州清光,笑面青江,还有很多很多……

 

突然鹂被端端正正地放在地上的刀架吸引了,刀架上摆了一把完整的刀剑。纯黑的刀鞘显示出一种厚重感,弧度也是非常完美,看长度应该是太刀,鹂却完全没有见过这一振太刀的记忆。

 

鹂小心的拿起太刀,轻轻的拔出太刀,拔刀时仿佛听到了婉转的莺啼声,下一秒就听到铁块落地的声音。鹂低头一看就发现,这一振其实已经碎裂了,只是被其他刀剑细心的恢复成了在刀鞘中的样子而已,一拔刀就会发现已经碎成数片的本体。

 

“这是哪位大人?不对,这要我怎么恢复啊?”鹂苦恼的蹲下身捡起金属块。

 

“这是莺丸大人,曾经是本丸中实力强大的太刀,在二十五年前的二月二十二日夜里,选择了自行刀解。”

 

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鹂一惊,立刻起身,回头看到石切丸的瞬间,鹂整个人的愣在了原地。


眼前高大的付丧神与其说是付丧神不如说是曾经在战场上见过的敌大太刀,额上两根尖长的骨刺配上已经一支眼变为鬼火,有些狰狞的样子,让鹂感到有些不安。

 

鹂定了定神,刚想上前帮石切丸净化却被石切丸喝止在原地。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快回去!”

----------------------------------

数珠丸都出货了,茶球依旧不看我!果然赌刀不如捞刀T^T茶球你再不来就是就是今天的下场,只有回忆杀!所以你来嘛来嘛来嘛!

最近的剧情就是很平和,没什么刀子,请放心食用~

困困的准备睡觉,明天开始又要上班了啊!!!绝望咸鱼摊……

评论(4)

热度(48)